|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11

福建平和西溪农产品开发有限公司

快速消费品(食品、饮料、化妆品)

新闻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石榴红胜火一家四代情
新闻中心
石榴红胜火一家四代情
发布时间:2020-07-01        浏览次数:6        返回列表
  
  肖永成
 
  1985年暑假,我应同学王国强之邀,到确山竹沟革命纪念馆参观。短短的几天,我受到了深刻的革命教育,获得了丰富的知识营养,也给我的人生积聚了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和无形的奋斗力量。
 
  在我十几岁时,就常听我父亲说,西山窝里就个地方叫竹沟,那里曾是我党领导抗日斗争的革命根据地,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革命干部,被人称为“小延安”。1958年五一节那天,父亲宣誓入党,大队支部书记带领父亲等人去竹沟参观学习。父亲没文化,大字不识一个,但给我讲起王老汉(王国华)、马尚德(杨靖宇)的革命故事却头头是道。我老家西肖屯村,离杨靖宇将军旧居所在的李湾村不到十公里,小时候父亲带着我去过两次,每次父亲都让我跪下给马爷爷磕头,嘱咐我要向革命先烈学习,长大后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那时候,我就一直渴望,何时也能到百里外的竹沟一趟,去领略竹沟的革命风采,接受竹沟的红色教育。
 
  1980年,我考上师范学校后,和王国强同桌。正好他是竹沟人,我就向他询问了关于竹沟革命根据地和竹沟革命纪念馆的有关情况,王国强也尽自己所知给我做了介绍。我们约定,等毕业后,到他的家乡竹沟一游,了却我的一桩心愿。
 
  毕业三年后,我收到了王国强的来信,说他现任竹沟革命纪念馆馆长,诚邀我方便的时候做客。接到信后,我一连几天心情激动,一放暑假,我就骑上新买的永久牌自行车出发了。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骑行,临近中午,我来到确山县竹沟镇老街。经人指引,我找到了位于竹沟镇老街一处大门朝南的院落,大门不宽,有两扇旧木门,左侧墙上有一块半米见方的匾额,上书:“确山竹沟革命纪念馆”九个大字,一看落款,我肃然起敬,原来题写馆名的是我们亲爱的周恩来总理。我向工作人员报了姓名并说明来意,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热情接待了我,说王馆长去县里开会去了,先让我休息一下,熟悉一下环境。我跟随老人穿堂而过,看到两旁都陈列着巨幅挂图,想必是向来访者介绍竹沟革命斗争史的内容。
 
  放好行李,喝了一碗老人备好的凉开水,就迫不及待地在纪念馆参观起来。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参观了中共中央中原局旧址、中共河南省委旧址、刘少奇同志办公室旧址、李先念同志办公室旧址、朱理治同志办公室旧址、彭雪枫同志办公室旧址和《拂晓报》旧址,知道了刘少奇、李先念、彭雪枫、朱理治、王国华、张劲夫、张爱萍、张震、方毅、陈少敏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在这里工作和战斗过,了解了八路军留守处的历史,明白了我党当年以竹沟为中心,领导中原人民进行伟大抗日斗争的历史意义。当我看到“竹沟事变”的历史真相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一方面对国民党反动势力不顾民族大义,造成同胞流血牺牲的惨案表示愤慨;另一方面深深懂得革命的胜利成果来之不易,有多少优秀的中华儿女血染热土,视死如归,才给我们换来今天的幸福生活。
 
  傍晚时分,王国强开会回来,毕业三年未见,同学之情溢于言表。他向单位食堂管理员交足食票,安排做了四菜一汤给我接风洗尘。我俩和馆里的工作人员、后勤炊事员共6人,边吃边聊,谈笑风生。环顾一下四周,回想竹沟革命根据地的烽火岁月,真是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夜幕降临,凉风习习,月上枝头,王国强带我来到竹沟镇东门外。这里是一片河滩,水不深,许多大人带孩子在水中洗澡玩耍。听王国强说,竹沟创建八路军留守处时期,这里曾是部队的训练场,一批批爱国青年就是从这里出发,投奔抗日前线,走上革命道路。著名的抗日英雄彭雪枫将军,当年在竹沟东门外广场誓师,领兵东征,转战豫皖苏区,开展游击战争,牺牲时年仅三十七岁,竹沟人民永远铭记他的英名。王国强边说边走,我望着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河水,听着河边一阵阵欢声笑语,不禁感叹:“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是多么幸运,是多么值得珍惜啊!”
 
  第二天一早,王国强和我打扫纪念馆院内的落叶。扫完后,霞光照在纪念馆的青砖灰瓦上,显得古朴而庄重,老砖铺的路面上,透出一种沧桑的厚重感。他领我到刘少奇同志办公室旧址门前,只见一棵石榴树上一个个小灯笼似的石榴挂满枝头,于是,他给我讲了这棵石榴树的来历。
 
  1938年11月,刘少奇受中共中央委派,化名胡服到竹沟中共中央中原局主持工作。工作之余,他到一老乡家看见一棵石榴树,有感而发地说:“共产党人要像石榴树一样,到哪里都要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老乡看刘少奇很喜欢石榴树,就挖下栽在了他办公室门前。第二年,国民党反动势力发动“竹沟事变”,反动官兵听说这棵石榴树是共产党的大官栽的,就连根拔起,敌人走后,竹沟的一个老乡又把石榴树栽回原处。“文革”期间,造反派又把石榴树拔掉抬着游街,竹沟的张金明老人,偷偷在石榴树根上掰下一条根苗,种在了自家的院子里。刘少奇冤案平反昭雪后,张金明老人把院子里的石榴树移栽到刘少奇同志办公室旧址门前,以表达对一位共产党人的追思与怀念。
 
  听完王国强的讲述,我久久陷入了沉思:一棵石榴树,不仅承载着一位共产党人的革命信念和力量,而且寄托了广大人民群众对共产党人的无限敬仰与爱戴。就在这时,王国强让我在石榴树前站好,给我拍下了一张终生难忘的照片。
 
  在竹沟革命纪念馆的几天里,我学习了竹沟革命纪念馆展示的竹沟革命根据地每个阶段的历史资料,写下了许多学习心得,与王国强参加了烈士纪念地立碑以及竹沟军事会议土窑旧址固堤保护等劳动,还访问了许多见证竹沟革命根据地建设的革命老人,使我深受教育,思想上得到了一次洗礼和升华。
 
  2018年暑假,我的女儿从南京回驻马店看望亲人,带着6岁的外孙女邵玉馨。吃饭时,女儿说,邵玉馨的老师给学生布置一个任务,每人假期里要到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参观并上传一张照片。女儿说完,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确山竹沟革命纪念馆。此时离我父亲第一次去竹沟已60年了,离我去竹沟也过去33年了,在我感叹时光易逝的同时,更感觉到竹沟的红色基因不老,革命精神长存,当即决定驱车去竹沟,实现一家四代人对革命根据地“小延安”的亲近和敬仰。
 
  到了竹沟,我成了女儿和外孙女的导游和解说员。我们参观了确山竹沟革命纪念馆新馆,拜谒了竹沟革命烈士陵园,在竹沟革命领导人群雕和竹沟革命纪念碑前,外孙女邵玉馨郑重地行队礼拍照留念。
 
  南京和驻马店,都有着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女儿、外孙女和我的相连下,完成了一个意义非同寻常的对接。那确山竹沟的红色旗帜,那火焰般的石榴花,那东门外的沙河水,和南京江东门的阳光,永远铭记在我们的心中。